相关文章

惠南大道暗藏5家非法洗沙场(图)

  9日上午10时,记者驱车沿着惠南大道三栋至河南岸段进行了寻访,首先找到的是位于惠城区三栋镇陶前村的一家洗沙场。

  沙场虽设在山坳里,却谈不上“隐蔽”,入口处正对着惠州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大门,整个洗沙场沿平缓的山路铺开,记者站在山路高处观察,可清楚看到里面建有简易活动板房,堆放着洗沙机、振动筛等设备,石粉原料以及经过洗筛的细沙堆积如山,约有10多堆。

  在洗沙场的前后方,均铺设有大小管道,用于连接两个方向的两处水塘,记者离沙场虽有约300米,但现场洗沙机等设备发出的“轰轰”声却依然刺耳,同时,每间隔约20分钟便有一辆运沙车驶出,不仅道路被轧得坑洼不平,由于车上未加装围蔽,颠簸中不时会有细沙从车厢尾部倾泻而下。

  为了解沙场内情况,记者从后方水塘处翻进了沙场,仔细观察后,记者发现,多条水管将黄白色的洗沙废水分别抽引入前后方的水塘,简易排水口处,洗沙水翻腾着水花、散发着异味,冲入水塘,淤沙在水塘旁的荔枝园不远处堆积。

  除了排水管,记者还在前方水塘附近发现了一处抽水口,通过一个粗口管打入地下抽取地下水,而抽水管抽出的地下水直接通过管道输水至洗沙机。

  记者的行为引起了洗沙场工作人员的警觉,上前来警告记者“没什么事就快点走”。

  比市价便宜一半

  离开位于陶前村的洗沙场后,记者随后又在惠城区三栋镇田心村古屋找到了两家紧挨一起的洗沙场。

  为避免“被驱逐”,记者以买沙为由,徒步进入到了其中一家洗沙场看到,在西边料石堆、东侧细沙堆的包裹中,藏着一台高约7米的洗沙机,履带将大量料石送进两台刻石机,碎石块从机器两侧飞迸而出,接着砂子进入洗砂装置。

  此时,抽水的水泵开始工作,水通过一条长约3米的白色水管进入洗沙机,随着洗沙机的运转,洗沙机排出的大量废水经排水口流入低处的水塘,不过,与前述砂场抽地下水洗沙不同,该沙场则是循环抽、排水塘内的水。

  据现场工人透露,这家洗沙场的水源来自附近一条河,出产的沙每吨售价30元,采购量大的话,每吨还可以便宜2元。

  此后,在河南岸冷水坑万隆建材城、鸿润叠韵楼盘后面,记者又发现了两家洗沙场,其中一家还在道路旁立着“鑫联沙石”的指引牌。

  “现在的河沙市场价每吨110元左右,即使是洗沙场出来的沙,市价也要(每吨)60元以上。”一位多年从事建材生意的市民告诉记者,相比河沙生产,洗沙场产生的废水、淤泥以及重金属。

  5洗沙场均未环评4家竟有营业执照

  那么,既然这5处洗沙场存在污染水环境问题,是否具备相关生产许可和资质呢?

  为弄清真相,记者将现场走访情况向惠州市环保局惠城区分局进行反映,而该局执法大队也随即出动前往现场调查,同时,现场工作人员也向记者透露,此前一周的确接到过附近村民类似的投诉,也有执法人员前去现场,但具体结果需要了解。

  两天后的11日下午,惠城区环保分局向记者通报了惠南大道5公里洗沙场调查处理情况,并在通报中称,该局通过会同当地镇街现场查处核实,这5家洗沙场分别是惠城区鑫昌建材加工部、惠城区鑫联沙石加工厂、惠城区三栋镇煜明水泥预制品厂、惠城区宏达水泥砖有限公司、无名洗沙场,与记者反映的情况一致。

  不过,通报中表示洗沙场主要生产工艺程序为来料、水洗沙、筛选、分离、成品(砂、石),洗砂废水自流至池塘,经沉淀澄清后循环使用,基本上不外排,这一情况与记者现场了解到有1家抽取地下水、1家抽取附近河水情况不一致。

  更为矛盾的是,惠城区环保分局虽称上述5家洗沙场均未办理环保审批手续,因此没有洗沙生产资质,为此,该局已下达了限期改正通知书,要求立即停止生产,然而,有4家在未经环评的前提下,竟成功办理了工商营业执照。

  截至记者发稿前,该局表示已按相关规定立案,并将相关情况通报工商部门,由工商部门依法处理,同时,对于另外1家无证照的无名洗沙场,因无责任主体,也将移交工商部门处理。

  (报料人:杨先生 奖金:100元)

  南方日报记者 张昕 卢慧